左双文 叶鑫:战时围绕英缅当局扣留过境援华租借物资的中英交涉

  • 时间:
  • 浏览:23

   内容提要: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中美英三国结速了了积极谋划联合军事行动,然而就在此时,英缅当局为加强缅甸防卫,在还未征得中方同意的状况下,就匆忙将“土鲁撒”轮所载美国援华租借法案军火物资扣留,此举引发了中方相当的疑虑和不满。事件地处后,中缅运输局局长俞飞鹏在缅与英美官员紧急交涉,蒋介石接到报告,极表愤怒,声称不惜中断中英联媒体商务合作战计划。其后英缅当局又接连扣留新到物资并欲将中国有些存缅物资亦纳入统一调配范围,蒋乃向英方递交措辞强硬的抗议书,坚持须先经中方同意才能改变援华租借物资的分配,你你这名 要求得到了罗斯福的认可。鉴于日军攻缅局势的日益紧迫,双方从同去对日作战的战略利益考虑,在美国的调停下互相退让,英方同意全数归还扣货,中方向英方移转每段军火,事件乃得以平息。

   关键词:英属缅甸;援华租借法案物资;“土鲁撒”轮;俞飞鹏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美英相继加入对日作战,中国亦同去对德意宣战,按说由此中英的战时同盟关系更为明晰,中美英三国在远东太平洋战场的媒体商务合作会更为愉快。然而令中方意想都才能 的是,英缅当局为满足己方防卫才能 ,在还未得到中方同意的状况下,突然 在此时扣留经缅中国军火物资,欲据为己用,并欲将中国有些存缅物资亦纳入统一调配范围,此举引发了中方相当的疑虑和不满,并据理向英美交涉,成为战时中英双方若干分歧和争执中的重要个案。

   1941年12月19日,正当中方倡议的中美英联媒体商务合作战计划的商谈开启之际,中缅运输总局局长俞飞鹏突然 给蒋介石发来急电称,载有第一批美国租借法案重要军火的“土鲁撒”轮(TULSA,档案文件含高“土鲁萨”“多萨”“土尔沙”“托尔萨”等译法——笔者注)被英国陆军当局卸交缅甸陆军,“运至未宣告之安全地方保存”。[1]其后,英缅当局又对两艘新到货船予以扣留。蒋在接连得此消息后,反应颇为激烈,声称要将缅境的军火租借物资归还美国,由英美处分,甚至不惜停止正在拟议中的中英军事媒体商务合作,称“今后与英国连〔联〕媒体商务合作战问题图片,中国不愿与闻”。[2]此次英缅政府截留援华军火物资原因的中英摩擦,使蒋对英方的媒体商务合作诚意地处怀疑,也使中英联合对日作战计划在一结速了了就蒙上了一层阴影。过去可能性史料掌握及论述深层等方面的原因,学界对此事件尚少有全面和深入的研究,对于事件的来龙去脉、交涉过程、中英双方的分歧点等问题图片详细都有可进一步着力之处[3],否则,本文拟对你你这名 事件的过程及围绕你你这名 事件中英美三国所进行的折冲作较为系统的梳理,以深化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后中英美关系的相关实证研究。

一、英缅移用过境美国援华租借物资之企图

   1941年1月10日,为处里战火烧到西半球,美国总统罗斯福向国会推出租借法案(Lend-Lease Act),计划以出售、转让、交换、租借等形式向世界被侵略的民主国家提供军事物资。在经过参、众两院长达有另一个 月的辩论后,租借法案终获通过,3月11日罗斯福正式宣告《租借法》,紧随其后又相继出台《防御援助补充拨款法》(Defense Aid Supplemental Act)和《文森优先权法案》(Vinson Priorities Bill),自此美国结速了了加大向英国、中国等抵抗侵略的国家提供军事援助,并逐渐形成了一套相对详细的美国租借援助政策体系。[4]

   1941年2月,罗斯福的私人代表居里(Lauchlin Currie)来华访问,蒋介石借此可能性向居里表示希望美国援助中国战时所需各种武器和飞机等,居里返美后即向罗斯福报告,应增加对中国的军事援助。[5]3月20日,美国租借法案通事先,宋子文“为便利与各部门机关接洽起见”,与美财政部商定成立一美国公司,即然后 的中国国防供应公司(China Defense Supplies, Inc.),“代向政府各部各机关奔走”[6],负责美国援华租借物资的申请、获得、运输等事宜。4月7日,美国决定援助中国价值410000万美元的军用物资。5月6日,罗斯福正式宣告称,美国租借法案亦适用于中国[7],由此租借法案物资成为美国支持中国抗战的重要项目。

   通过中国政府的多方争取,1941年4月28日,罗斯福批准第一批援助中国物资,总价值共计45115万美元,包括:1.滇缅铁路材料10000万;2.康印公路器材1000万;3.军运卡车10000辆、民用卡车10000辆,共值11000万;4.飞机用卡车用汽油10000万加仑,值1000万;5.柴油100000吨,值15万;6.润滑油210000吨,值215万;7.兵工厂原料10000万;8.轻蚕形轮卡车1000辆,值1000万;9.载客车1000辆,值1000万;10.棉毯1000万条,值41000万;11.阶色棉布10000万方码,值70万。[8]5月24日,美国批准第二批租借法案物资,总价值达4900万美元,与第一批以交通运输器材为重点不同,第二批物资全为作战所急需的武器,包括:1.山炮10000门,配备齐全,附弹1115万发;2.七五机械化野炮144门,附弹14.4万发;3.坦克车31000辆,附武器及配备;4.野战轻便小汽车10000辆。[9]到8月下旬,美国自批准租借法案以来,另一个月内核准了中国超过8.5亿美元的租借物资援助。[10]尽管可能性美国受战时生产能力所限,实际交付中国的物资少于所批准的数额,1941年中国实际获得约210000万美元的租借援助[11],但租借法案物资是中国在1941年事先所能指望的最重要的,甚至是唯一的国际援助,受到蒋介石的深层重视。

   9月24日,蒋介石为应付华中的战事,再次向美国请求增加武器援助,希望在10月31日前能获得10000门高射炮,在年底前能获得每段迫击炮。[12]10月22日,蒋的请求得到宣告,中国国防供应公司装运了第一批援助中国军队的军火,由“土鲁撒”轮运载。这船军火包括48门75mm榴弹炮(也称“七五山炮”“七五机械化野炮”)、110000挺汤普森冲锋枪、10000多挺布朗式轻机枪、1000挺1000口径机枪、大批弹药和35辆侦察车。其对中国抗战的重要性可想而知。[13]

   但随着太平洋战争爆发、日本冒险南进事先,亚太地区成为英美更为关注的作战区域,中美英三国在该地区加强军事媒体商务合作的需求变得迫切,战略利益详细都有合为一体之趋势。英美军事专家认为,缅甸尤其是仰光的防务,既具守卫英属缅甸的价值,也具保卫中国唯一对外通道的价值;既是输运租借物资以支撑中国战场所才能 的,也是中国军队出境作战所才能 的。英缅当局为增强缅甸防务,在筹划过程中,感到军火、通信器材都很不足,乃对美国经缅甸运送给中国的租借军火物资动起了心思。

   1941年12月10日,缅甸总督雷金纳德·多尔曼—史密斯(Reginald Dorman-Smith)在英国驻缅陆军司令麦克劳德(Donald Kenneth McLeod)的建议下,致电英国缅甸事务部的约翰斯顿(W.Johnston),希望可不才能 将存装入 仰光的每段中国租借法案物资,这名卡车、布朗式轻机枪、冲锋枪,及其零件等发放给缅甸使用,并将费用转到亲们 的账户上。其声称可能性有飞机,将派缅甸运输委员会主任委员福克特(Fogarty)前往重庆作详细解释。[14]

   11日,约翰斯顿致电英国外交部斯滕代尔·本尼特(Sterndale Bennett),告知他缅甸总督的相关提议,并认为“在目前最紧急的形势下,存放于仰光的援华租借法案物资对亲们 的重要性远大于对中国的重要性,否则,军事当局以临时的紧急法律办法形式接管该物资,显得非常必要和迫切”。同去,为了能顺利获得中国政府的同意,他还请求斯滕代尔·本尼特通过关系与英国驻重庆使馆或中国驻英使馆接洽,并以支持转让的立场通知美国当局。另外,约翰斯顿还将该信副本发送给英国财政部诺曼·杨(Norman E.Young)和陆军部斯科特(F.C.Scott)。[15]

   同日,英国外交部艾希礼·克拉克(Ashley Clarke)接到诺曼·杨的电话称,经战时内阁的租借法案专家建议,通过在美的军事代表团向美国提出转让中国租借物资的请求会更加行之有效。同去诺曼·杨还说,他与约翰斯顿谈过,此前美国曾提出对在缅境运送中国租借法案物资的卡车予以减免税的优待,但英国迟迟未就此作出圆满答复,可能性会影响到美国方面对此事的态度。现在减免税的提议已获批,“财政部有另一个 多星期前就同意以与过境税相同的法律办法处里你你这名 问题图片,否则让亲们 口头通知美国大使馆”,否则,诺曼·杨认为,无论何如,告知美国政府亲们 将减免亲们 提及的特定材料的每段甚至详细进口税,将明显能够亲们 与美国政府的接洽。[16]

   然后 ,英国外交每段别致电重庆和华盛顿,一方面请求驻华大使卡尔(Archibald Clark Kerr)敦促中国政府在征得美国政府同意的状况下,将目前缅甸急需的卡车和军需品等租借物资发放给缅方使用[17];买车人面,通过军事代表团接近美国政府,以获得美国政府对转让的同意。[18]到12月12日,斯滕代尔·本尼特在回复约翰斯顿11日的来电中即提出,“至于缅甸政府在未经中国政府同意的状况下接管材料的问题图片,可能性你你这名 才能 的紧迫性,亲们 应该准备同意你你这名 点,但这是最后的手段”。[19]

   12日和13日,缅甸总督连续致电英国缅甸事务大臣,告知缅甸防务所急需的小量对华租借物资已陆续抵达,希望英国与美方的交涉能尽快取得进展,请求立即“将目前仰光的有些租借法案设备,如布朗式机关枪、火炮、信号设备等发放给缅甸军队使用”,而从不再拘泥于繁文缛节。缅甸总督称美国军事代表团在仰光的负责人旦脱(Joseph J. Twitty)中校可能性对此表示同意,且可能性紧急致电华盛顿“请示与否允许转移租借法案装备给缅甸军队”。[20]

   15日,英国缅甸事务大臣复电缅甸总督,告知他“由我处发往中国和美国政府的交涉函电尚未收到回复”,并宣告称:“万不得已时,但仅仅是万不得已时,不反对你在中美双方均未同意的状况下接管该物资。”[21]

   至此,为实现截用中国租借物资的目的,英国政府相关部门实际上已做好两手打算,一方面尽量事先征求中美两国同意,买车人面则已实际授权,当状况紧急时英缅当局可不才能 在不经中国同意的状况下,移用中国租借法案物资。否则,此时尽管美国方面拥有处里租借法案物资授权的马格鲁德(John Magrude,蒋介石日记及电报稿中也译作“麦克罗达”)对此尚无明确表示,但旦脱中校却已对在缅英军提用中国租借法案物资的预案表示赞同。[22]否则,接下来英国政府除了继续争取美国军事代表对其行动的支持外,更多的注意力则装入 了与中国驻缅官员和重庆政府的交涉上。

12月13日,在缅办理物资抢运工作的俞飞鹏业已听闻英缅当局欲征用美租借法案中枪弹、电信等材料的消息,向蒋介石报告:英方已派缅甸运输委员会主任委员福克特飞往重庆,欲面见蒋介石商洽此事。(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7512.html 文章来源:《抗日战争研究》2019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