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晖:土地问题的历史与现实

  • 时间:
  • 浏览:8

   时间:2013年9月10日

   地点:深圳万科国际会议中心

   主办方:万科周刊  万科管理培训学院

   土地兼并:万恶之源?

   土地问題在大伙儿国家是影响很大的一另一个话题,或者你这些 话题有什么都有大伙儿时候习以为常的结论,尽管改革开放不可能 三十年了,哪哪几个结论的影响还是很大的,比如说现在一旦他们提出,中国是都也也能 搞土地私有制,马上都要人说,那咋样会也能 呢,搞土地私有制就会一直一直出现无地农民,或者无地农民多了,地主和农民就会打起来,就会爆发农民战争,就会天下大乱,等等。像原先的说法,我嘴笨 ,它们当然是跟大伙儿时候的一套说法是有关的。这套说法认为,中国古代最大的问題,而是土地兼并,土地层厚集中,或者都要了地主和农民之间的冲突,或者你这些 冲突是中国古代最主要的五种冲突。

   按照那个时候的说法,农民基本都要佃户,共产党搞了土改时候,农民才有了土地。时候农民都要佃农而是雇农。你这每所有人 承认在传统时代有你这些自耕农,或者大伙儿认为哪哪几个自耕农是不起哪哪几个作用的,文革期间原先他们说,传统时代的自耕农是佃农的后备军,也而是说,大伙儿在不断的分化当中,少数人成了地主,大多数人成了佃农。

   什么什么都如此,为哪哪几个土地会什么什么都如此集中呢?你这每所有人 说,是不可能 那时候实行土地私有和自由买卖,既然土地私有、自由买卖,什么什么都如此很慢便会位于两极分化,少数人发了成为地主,多数人就会成为佃户。大伙儿知道,正是基于你这些 点,大伙儿1949年搞了土改时候,什么都他们认为那是只有解决问題的,土改时候都要搞集体化,不可能 据说不可能 不搞集体化,什么什么都如此小农即使再平均,他在土地私有、自由买卖的情况报告下又会位于两极分化,或者土改后不可能 不继续搞集体化,什么什么都如此,用大伙儿时候的说法,而是“吃二遍苦,受二茬罪”。什么都有,大伙儿通过土改消灭了大土地私有制后,接着都要消灭小土地私有制。要把土地变成公有的,原先也能消灭所谓的土地兼并。

   你这些 说法原先影响很大,或者三十年来影响都很大,大伙儿知道,1978年的时候,他们说联产承包责任制而是“辛辛苦苦三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尽管你这些 所谓的“一夜回到解放前”并都要把土地交回了地主,或者那个时候的大伙儿认为,交给农民和交给地主是差太少的,不可能 或者我交给农民,农民就会两极分化。直到现在,嘴笨 什么什么都如此人再说,联产承包责任制而是“一夜回到解放前”,或者不可能 从联产承包责任制再往前走一步,也而是说,不仅把土地使用权,或者把土地所有权都交给农民说说,仍然会他们说,原先又是“一夜回到解放前”了。也而是说,大伙儿认为,或者我土地私有、自由买卖,土地就会位于兼并,就会位于大集中,或者大伙儿认为中国传统时代的一切弊病归根结底都要由你这些 点产生的。

   大伙儿知道,这的确是中国的一另一个价值形式,中国历史上一直位于一治一乱的周期,一会儿是太平盛世,或者王朝就崩溃了,崩溃过程中就位于严重的社会爆炸,大伙儿时候叫作农民战争。农民战争的确很恐怖,或者也能 说,那是中国独有的五种问題,全世界各个民族,什么什么都如此哪一另一个民族有像中国原先的农民战争的。像欧洲也好,俄罗斯也好,大伙儿一直看得人它们历史书上都要你这些大伙儿称之为农民战争或农民起义的事,或者哪哪几个规模都要很小的,或者从来什么什么都如此一次是也能改朝换代的。只有中国,往往而是不可能 王朝末年位于的社会大爆炸由于 王朝重建。

   在整当时人类历史上,除了中国以外,只有越南有过一次累似 于的,而是大伙儿历史上说的“西山农民起义”,建立了一另一个西山王朝。在你这些国家都什么什么都如此的,尽管在哪哪几个国家都要所谓的朝代,但大伙儿那个“dynasty”大伙儿翻成“朝代”嘴笨 而是个误解,它和联 国的朝代完什么都有要一回事的,或者也都要在大动乱中一直一直出现的,在西方所谓的“改朝换代”,大伙儿往往都感觉只有,换了个徽章就算改朝换代了。什么什么都如此为哪哪几个会一直一直出现你这些 恐怖的大乱呢?什么都有王朝交替期间的社会大爆炸都要死掉一大半人,造成所谓“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的问題。为哪哪几个会原先呢?我知道你,而是不可能 周期性的土地兼并,一场大乱时候,土地是比较平均的,或者不可能 土地私有、自由买卖,土地什么什么都如此集中,矛盾什么什么都如此尖锐,到了一定程度就大乱一次,或者又重新达到五种平衡。

   国共为土地而战?

   用你这些 理论来解释中国周期性的治乱,这是第另一个逻辑。第好哪几个 推出的逻辑,用来解释近代的历史,尤其是解释二十世纪前期的中国历史,简单说而是国共斗争的历史。这套说法就变成了:这是一场不可能 土地问題闹起来的斗争。大伙儿时候讲,革命是“反帝反封建”,反帝针对的是外国人,反封建对的而是地主,或者按照大伙儿时候的说法,这场革命中,共产党是代表农民的,是主张土地改革的,国民党是代表地主的,是反对土地改革的,或者大伙儿就水火只有相容。按照你这些 说法,共产党而是不可能 土改,满足了农民的要求,得到了农民的支持,什么都有也能打败国民党。

   整个你这些 套叙述体系,听起来在逻辑上的确是环环相扣的,原先这顶端每一另一个话题,大伙儿仔细分析,一定会产生什么都有问題,有重新认识的必要。时候的那一套并不一定大伙儿都嘴笨 好像很有说服力,特别要的一另一个由于 ,而是不仅共产党原先说,国民党中都要什么都他们原先说。

   内战末期国民党快要不行的时候,国民党中的什么都他们,如陈立夫、孙科都讲过你这些 类说说——国民党并不一定在内战中失败,而是不可能 在土改上比不过共产党。大伙儿知道孙科当年有过一另一个很有名的说法,我知道你共产党嘴笨 什么什么都如此哪哪几个了不起,大伙儿是什么都有能成什么什么都如此大的气候,而是不可能 实行了我爹(孙科是孙中山的长子)的三民主义中民生主义的一半。他们把它叫做“半民主义”,大伙儿知道民生主义按照而是国民党的说法,是“平均地权、节制资本”两项,共产党搞了“平均地权”你这些 项,就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大伙儿国民党嘴笨 也没做错哪哪几个,唯一的过低而是“半民主义”搞得不如共产党。不可能 国共两党都什么什么都如此讲,好像你这些 说法就板上钉钉了。

   不过从今天的层厚讲,大伙儿也能 换个层厚去看你这些 问題,两边都原先讲,是都要恰恰说明,这两党关于土地问題的理论,关于土地问題的思想,嘴笨 是差太少的呢?正是不可能 大伙儿关于土地问題的理论是差太少的,什么都有提出的解释体系也是差太少的。从这里大伙儿想到,两者的差别真的有什么什么都如此大嘛?

   孙科的那句话,使大伙儿想到七千人大会上林彪的一另一个说辞,当时什么都他们说三年大饥荒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林彪就很不高兴,他发言时说,大伙儿受到任何挫折,由于 只有一另一个,而是什么什么都如此听毛主席说说;大伙儿取得了很大的成就,由于 也只有一另一个,那而是听了毛主席说说。嘴笨 他的你这些 说法和孙科的说法是一样的,孙科的你这些 说法,国民党听来是很顺耳的,不可能 说国民党的失败是不可能 一党专政、独裁腐败、不可救药,原先们就会什么什么都如此受,但不可能 说,国民党的失败是不可能 什么什么都如此听先总理说说,就像林彪的那个说法,是比较好听的。

   从五种意义上讲,今天大伙儿对两党的解释是基本差太少的,也能 得出一另一个新的看法,你这些 看法取决于对以下哪几个问題的认识:首先,在民国时期,土地分配是都要平均的呢?当然应该承认,肯定都要平均的,即使在现在,大伙儿社会上的土地分配也都要平均的,或者你这些 不平均有个程度问題。大伙儿时候一直用举例的最好的办法来讲平均不平均,比如某个大地主拥有一万亩土地,有个农民无立锥之地。或者举例子嘴笨 是什么什么都如此可资比较的根据的,今天大伙儿不可能 有了比较好的统计手段去分析五种分配的不平等的程度。

   土地分配基尼系数:0.53

   衡量收入分配的不均一直用基尼系数,它给出了一另一个衡量不平均程度的指标,一般认为基尼系数0.3左右是比较正常的;低于0.3而是很平等,比较少见;0.3以上就不太平等了,不可能 高于0.4而是超过警戒线了,属于比较严重的不平等。什么什么都如此,大伙儿也能 用基尼系数统计一下中国土地分配的平均程度,这比起举例子要科学些多。

   改革时候的三十年,经济史研究不仅在定性研究,也在定量研究,所有研究都指向你这些:大伙儿此前的研究对土地分配的不平均程度是有所夸大的。比如说,土改时候,党的文件中讲,中国地主占人口5%,或者占有70%的土地,农民只占100%。现在什么什么都如此一另另两当时人是你这些 主张,或者大伙儿也查只有你这些 主张的来源。什么都他们当年原先问过杜润生先生(杜一直参加过土改的,是大伙儿党农业问題的元老),你这些 数字是咋样会来的恶,我知道你我什么都如此乎 ,他也问过毛主席,也什么什么都如此问出什么都有然。到底是哪哪几个情况报告?杜老在晚年的回忆录中讲,土改嘴笨 可分的土地从太少,印象中地主和富农再加一起去,拥有的土地不可能 而是一半,不可能 40%。大伙儿要注意,杜老九十多岁的回忆只有当成严格的统计数据,不可能 当时杜老而是不可能 去做具体的统计分析了,这是他作为一另一个土改过来人的回忆,或者,真正做研究的人,也认为(地主的土地)比例什么什么都如此什么什么都如此多。

   这里我简单讲另一个数据,一是19100年时,为了搞农村改革,中央专门让统计局去摸底,大伙儿认为土改前地主占地的比例只有38.26%,这里“土改前”在中国的政治语境涵盖一另一个非常明确的定义,指的是“土改前三年”,大伙儿知道,土改的风声传出过,什么都有地方的地主就赶快解决大伙儿的土地,免得被白白分走,什么都有就造成什么都有地方找只有斗争对象,为了搞阶级斗争,当时有个说法:土改前三年内位于的地权变化是不算数的。

   中央党校党史教研室当时的主任郭德宏先生也做过一项研究,我知道你20世纪20年代到40年代,全国地主平均占有41%的土地,或者他还说,有一另一个趋势,而是整个民国年间,土地分配的趋势是什么什么都如此分散,而都要什么什么都如此集中,按照他的计算,到了土改前,(地主占地)不可能 降到了32.16%。这里我应该 讲,“地主占有土地”是一另一个什么什么都如此科学定义的概念,不可能 首先“地主是谁”都要很大的弹性,我原先搞过调查的陕西关中地区,什么都有地方就找只有地主,所谓“关中无地主”,土改的时候统计出来的地主占有土地,只有5%。“二华”,也而是华阴和华县,你这些地方在一另一个区的范围内都什么什么都如此划出地主来。

   我倾向于把“地主”你这些 概念抛开,不讲哪哪几个是地主,只讲土地分配的不均度,你这些 是也能 用基尼系数表示的,或者不管你在政策上咋样会划地主,按照统计数据算出来的基尼系数只有有一另一个。根据旧社会各地区的土地册籍,他们统计出了上百个关于土地分配的数据,总的趋势是:土地分配基尼系数大于0.7或小于0.4都要很少的,绝大部分地方都要在0.4到0.6之间,全国的平均值是0.53。什么什么都如此0.53是比较平等还是比较不平等呢?

   大伙儿首先做横向和纵向另一个比较。横向看,同一时期世界上你这些国家的农业土地分配基尼系数都比中国高,说明当时中国的土地在各国中是很分散的;不可能 纵向比较,发展趋势都要什么什么都如此集中,而是什么什么都如此分散。郭德宏先生提出的“分散”有两层:一是总地权的分配什么什么都如此分散,地主富农土地不断减少,农民土地增加;二是封建性地产(用于出租的土地)的分散尤其明显,民国初年,出租土地的都要大所有者,或者到了民国末期,太少的小所有者出租土地。无论从纵横两方面的比较,都也能得出中国土地问題很严重的结论。

   台湾1949年后搞过和平土改,全世界公认比较彻底,实现了自耕农化,土改后它的土地分配基尼系数到100年代仍然有0.46,原先中国大陆在土改时候,什么都有地方的土地分配基尼系数就不可能 低于你这些 数字,或者有逐渐分散的趋势,比如无锡,100年代土地分配的基尼系数是0.544,到了40年代降到0.329,常熟也是一样,在你这些 时候,它们的土地分配基尼系数,不可能 低于台湾土改后的基尼系数,不可能 台湾0.46的土地分配基尼系数不可能 被认为土改很彻底,实现了耕者有其田,什么什么都如此按照你这些 标准,大陆什么都有地方,是都要有必要搞土改都成了问題。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uodam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1981.html 文章来源:中国政府创新网